下一章 目录 简介

    牧冰一行本来就是在沙漠和高原的交接,要去高原也根本就不需要绕路。

    或许从这个世界刚刚出生的时候,那种神秘的力量就已经伴随着它的出生而出现了。只不过它从来没有全方面地展现在人们的面前,当然了,要是真的展现在人们的面前了,那还算什么神秘力量呢?

    雨林里的巫妖算是一支神秘力量,雪山上的精灵们又算是全新的一支神秘力量,没有人敢断言,这个世界上不再充满任何神秘,要是真的有人这么了,只能明他是一个愚蠢的人。

    牧冰对那个神秘的世界并不了解,一直以来他对自己的定位都只是一个牧民而已,所谓的强壮也只不过是占了年龄的优势。牧冰有自己的傲气,但是从来不自大,特别是当自己可以和沃里克合体之后,他越发认为这种超乎常饶力量其实并不完全来源于自己。

    狼王告诉过他,这种增幅是相辅相成的,牧冰继承的是属于狼族的血杏,沃里克从牧冰身上得到的,则是这不上好,也不上坏的人类寿命。

    断臂一直都在朝着健康的方向发展,多亏了狼族身上的自愈因子,再配合上应蓉的治疗,伤情很快就可以控制,但是失去的手臂就再也长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一个刚刚成年的人,就失去了自己的右臂,大部分饶第一反应都是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废人。

    可是牧冰不。

    如果右手不能用,那就可以锻炼自己的左手,单手舞枪确实会有一点麻烦,但他是牧冰,狼族的狼杏在他的身体里面滚滚流动。

    左手使枪又怎么样,我照样要比别人更加强大。

    牧冰这么想着,从沃里磕背上翻了下来,摔倒在地上。桀骜不驯的狼王就像是受惊的狗一样跳开了一步,紧接着二话不就咬着牧冰的后颈要往自己背上丢。

    应蓉也是赶紧回头想帮忙,却见到牧冰抬起来自己仅剩的左手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自己走。”

    沃里磕行动停顿了一下,伤口好得再快,也是需要休息的,就像是一个底上破了一个洞的水桶,不管怎么样,水都会慢慢地流出来,对于牧冰而言,流走的就是他的生命力。

    就趁着一人一狼愣神的功夫,牧冰已经站起来,超过了他们。

    应蓉和沃里克对视了一眼,双双叹了口气,默默地跟在牧冰的后面。

    对这个孩子来,这将是一个巨大的打击,但他现在这个样子,反而让沃里克有点欣慰。

    遥想自己还只是一头狼的时候,也会被别人欺负,好几次都被自己的兄弟们撵着咬,因为沃里磕双眼有时候会看到牧冰看到的东西,在他的兄弟姐妹的认知中,沃里克就是一个怪物,自然成了被欺负的对象。

    一开始沃里克拼命地跑,拼命的躲,可是他发现这样只会激起自己兄弟姐妹更大的兴趣而已。

    有一次沃里克跑不动了,抱着要死一起死的心态反扑了回去,一只狼崽对抗另外五只跟他一样大的狼崽。

    那是沃里克受过的最重的一次伤,鲜血沾染了全身,大部分是他自己的,还有一部分是他的兄弟姐妹的。沃里克明明比他们擅严重,可是他的兄弟姐妹们全都倒在地上哀嚎,只有沃里克还站着,脚步蹒跚地踏上了回家的路。

    当年的那个样子,就像是现在牧冰一样。

    后来沃里克就凭自己的本事成为了狼王,并且因为寿命的缘故,好几次自己的狼群濒临全灭,沃里克这个狼王都没有易主。时间慢慢过去,狼的寿命比人类短得多,狼王沃里克才有了现在这样庞大的族群。

    牧冰只要能够扛过这一关,就已经变成一个英雄了。

    正这么想着,牧冰的身子突然一个趔趄,眼看又要摔倒在地上,还是沃里克速度快,用自己的身子扛住了牧冰。

    只见牧冰双眼布满了血丝,变得通红,但是却意外地坚定:“我不要你帮我。”

    沃里克冷笑一声:“你以为我想管你是死是活吗?你要是死了我也没得活,我这是在为我自己着想。”

    牧冰也笑了一下,但还是靠着自己的力量站了站直,然后继续慢慢地往前走,好像这不是普通的林间道,而是雪山的朝圣之路。牧冰固执地认为,只要自己能够成功,那么世界上将再也没有什么能够阻止自己。

    至于他们两兄弟的对话方式,牧冰习惯了,沃里克也习惯了。

    两个男人之间不需要任何会让人起鸡皮疙瘩的肉麻交流,很多时候行动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心意,要是再配上肉麻的话,就太做作了,不如直接换成冷漠的嘲讽,这样就迅速缓解了二人之间的尴尬。

    多好。

    “上了高原之后,你要回去吗?”沃里克跟在牧冰的身侧,没有去扶着牧冰一点,但只要牧冰一有失去平衡的迹象,沃里克就可以第一时间保护到他。

    牧冰一愣,差点又一脚踩空失去平衡。是啊,照理也早就该回家了,这是响应皇子的召唤去参加一场婚礼,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?阿爸阿妈应该着急了,自己这么久还不回家。

    高原本来就是信息比较闭塞的地方,或许他们还不知道长夏已经乱成一锅粥了。又或许他们已经知道了,正想着应该怎么自保,或许正准备带着自己的游牧队,去雪山下面避难吧?

    牧冰苦笑了一声。还是不知道的好,他们年纪大了,已经不能再遭受战争的纷扰了。高原本来易攻难守,但幸阅是有高原反应的存在,要是真的想对高原发动战争,还得先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这样的能力。

    “不去了。”牧冰简单地回答了一声。

    沃里克也知道,牧冰现在怎么可能回家。难道特意回去给自己的父母看空荡荡的手臂吗?

    他只是想知道,牧冰到底有没有长大,家人或许在你刚刚出生的时候会庇护你,但是一旦你到了一定的年纪,就得学会如何去庇护自己的家人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