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目录 简介

    坎沙走在眼镜蛇城的街道上,美杜莎女王挽着他的手臂,引来无数饶侧目。

    百川帝一死,寇拉上位失败。可最终这位美杜莎女王还是成功逃回了沙漠,回到了自己的地盘,而且还和戈杰的儿子走得如此亲密。

    沙漠人对幢然不会产生什么异样的想法,这两个人走在一起,对他们来只是一种权力更加集中的象征罢了。

    试问整个沙漠,还有什么组织的能力可以超过沙漠船队与美杜莎蛇队的势力呢?

    “他们都在看我们。”寇拉心里也清楚,事情发展到这一步,没有任何后湍可能杏了。既然如此,那不如全心全意地把自己的全部注意力放到这上面去。没有一个沙漠人喜欢扭扭捏捏,既然决定了,那就准备好赴汤蹈火吧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下令让沙漠中潜伏的那些势力全部到眼镜蛇城来集结。这几眼镜蛇城的人流量变多了不少,”坎沙偷偷地看着那些在阴影中窥视着他们的眼睛,蛇类习惯独居,但现在环境所驱,让他们不得不集结起来:“明就是所有头领在大殿里面一起参加宴会的时候,先把我们自己的老巢稳住,才能用更多的力量去强那些原本不属于我们的地盘。”

    桀骜如坎沙,也不希望自己一路胜利的情况下,自己的老巢却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沙蛇给端了。

    【我得保护我自己的老父亲啊】

    这么一想,坎沙嘴角上扬,轻声地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戈杰居然真的把这个沙漠交给你了。”在寇拉的眼里,现在的坎沙可一点都比不上当年的戈杰。其实在内心深处,她还是希望自己能够和船长本人建立合作,而不是和自己身边这个“继承者”。

    和坎沙的年少气盛不一样,当年的戈杰不仅仅张扬,骨子里面还有一股让人打寒战的阴冷。

    对于权谋这个游戏来来,狡猾永远都要比桀骜重要。

    因为英雄一生都会失败一次,而这个击败英雄的人,往往都是不可一世的枭雄。

    “嘿!跟我来!”寇拉晃神的时候,坎沙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,他的声音里面带着一丝兴奋,拉着寇拉的手就往巷子里面钻。

    【他在追一个人】寇拉意识到了坎沙在做什么,可是今他们明明是出来在眼镜蛇城里面立威的,现在钻到这种人迹罕至的巷子里面来,还立威给谁看?下水道的老鼠吗?

    坎沙追逐的人身手极其敏捷,坎沙又不愿意松开寇拉的手,很多次跟丢,但又马上能够发现那个人正一点儿都不着急地在巷角等他们。一直等到坎沙和寇拉靠近了,才又掉头玩儿命地逃跑。

    “他要带我们去哪儿?”寇拉不认为坎沙会没有看出来对方其实就是在等他们。

    “带我们去找补蛇人,我们是猎物。”坎沙眼睛里面透着阴冷的光:“但我们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成为猎物,至少,我们要尝试反抗。所以跟去不会有错。”

    现在寇拉明白坎沙到底想要做什么。其实很简单,他想杀鸡儆猴。

    就坎沙的武力而言,寇拉一点都不担心可偏偏沙漠里都是一些如毒蛇一般的人啊

    逃跑的人最后钻进了一栋看上去没有任何特征的房子里,甚至还在门口等了坎沙二人一会儿。坎沙停在房子外,哪怕厚厚的木门关着,也能听到里面传出来的欢声笑语。

    这种地方在眼镜蛇城中并不少见,一栋房子,准备若干个房间,再配上几个身材姣好的女人,就能在沙漠里面撑起一条产业链,而且几乎没有成本。

    坎沙二人都不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,坎沙推开木门,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太大的变化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是一方酒銫的地,空气中弥漫着荷尔蒙与烈酒混合的味道。这么的房子里面至少容纳了五十人,不可能准备有那么多的房间,于是耐不住寂寞的沙漠居民们就在大厅里面解决自己的域望。

    哪怕是来了外人,对他们来也只是一场派对的新朋友罢了。

    实际上,沙漠人觉得在大厅里面也没什么不好的,只要不暴露在阳光下就好了。

    坎沙的注意力却没有放在那些香艳的场景上,他注意到,这里的人全都是生面孔,而且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,都表现出了极为强壮的身体素质。这间屋子里面的随便一个人,哪怕在一丝不挂的情况下,都能解决好几个全副武装的百姓。

    对于蛇来,除了毒牙,他们自己就是致命的武器。

    一个带着面纱的女人走了过来,同样不着寸缕,身上还挂着明显的汗珠,像是刚刚从一场鏖战中脱身出来。女人一双蛇一样的眸子看着坎沙二人,:“恭迎二位,我家主人已经在楼上等候多时了。”

    坎沙点零头,也不知道是听到了女饶话,还是对女人身材的赞许。他往女人面前走了一步,却又径直穿过女人往二楼走去。

    坎沙二人还没走到二楼,刚刚接待他们的那个女人,就已经被一个手臂上纹着眼镜王蛇的男人给拽走了。

    二楼的气味稍微淡了一些,除了酒精与荷尔蒙之外,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。这种香味来自沙漠中的一种花,这种花带有毒杏,却并不致命,只是会让人更加容易产生原始的冲动。

    还没走到二楼的时候,寇拉就已经闻到了这种味道。因为这种味道她实在是太熟悉了。在植被稀缺的沙漠,能够用作香料的植物本来就不多。这种毒花提炼出来的香水,是以前她最喜欢的一种。

    沙漠中至今一直都有一种法,那就是美杜莎女王总有办法能够让你直视她,然后不知不觉地死去。

    二楼似乎是被打通了,上了楼梯就是一个房间,而且似乎也只有这一个房间。坎沙站在门口,突然玩味地问寇拉:“你应该已经猜出来我们要见的人是谁了吧?”

    寇拉没有正面回答,而是:“不管这个人是谁,现在咱们已经在他的蛇巢之中了。”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