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目录 简介

    走出来的是一个老者,佝偻着身子,右手尽量地高举着,可以看出来仅仅是这一个举动,就已经让老者非常的劳累。

    坎沙嘴角一裂,毫不掩饰地嘲笑着在座那些强壮有力的沙匪头目。

    【强壮的沙蛇,却比不上一个已经半条腿踏进棺材里面的老不死。】

    “我的亲王。”老者走到坎沙的脚下,再次恭敬地对坎沙行了个礼。

    坎沙摆了摆手:“不必拘礼,有什么想的直接就好了。这里是蛇巢,没有那么多规矩。”

    老者努力地站直了身体,:“陛下,我们要做的大事,显然不是一可以完成的。而且我们的敌人,也不可能仅仅是帝都一片区域罢了。哪怕我们打下鳞都,在沙漠与帝都都不稳固的时候,被其他区域趁虚而入,我们就是为别人做嫁衣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这些我都知道,”坎沙看着老者,他还指望老者些有用的建议,可是老者的发言却让他有些失望:“所以我们是要同盟吗?高原?还是雨林?”

    “一山不容二虎,雨林的想法和我们一样,就算暂时达成了同盟,可最终也避免不了相互讨伐的结局。而高原,由于海拔的缘故,盛产骏马,高原上的男人也比其他区域的男人要强壮一些。如果能与高原达成同盟大事可成。”

    “若征服了下,高原就不会有独立的想法了吗?”人终究是依赖域望而活着的生物,一旦做成了一件事情,那么往往就会产生更加疯狂的想法。

    老者摇了摇头:“不会,他们虽然强壮,但是脑子缺不怎么好使。只要从中周旋,他们依旧只是一群牧马的土着罢了。大不了,给他们的马一片更大的草场。”

    寇拉摇了摇头。【从什么时候开始沙漠里的人都变得这么自负了?】

    “还有一点,”老者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坎沙,那双老迈浑浊的眼睛里面突然爆射出精光,“如果真的想把沙漠拧成一股绳,系统地管理这些无法无的暴徒们,也许就不需要这么多的首领。”

    看着老者眼睛里面的光,坎沙突然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【现在终于有人愿意聊聊正事了】

    可是台下的那些首领却坐不住了,这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老不死?

    “你什么!”一个满脸纹身的首领拍着桌子站了起来。可笑的是,突然发出的巨响吓了不少人一跳,偏偏老者不为所动,犹如在暴风雨中飘摇的孤舟。

    “要么解散队,把所有沙蛇组成一支军队,首领们留下来做个的伍长;要么杀了这些首领立威,然后再选举新的伍长,再系统地管理这些沙蛇。”老者头都没回,依旧目光灼灼地看着坎沙。

    “老不死的你再一遍!”纹身脸遭到了无视,只觉得一股热血冲上自己的灵盖,立刻就要下场解决这个目中无饶老不死。

    其实纹身脸并不是唯一一个被老者激怒的,这些首领是抱着谈合作的心态来见坎沙的,有些饶队伍甚至规模还不。可是现在这个老头居然要把他们的队伍全部打散,权力由坎沙全权统领。

    做惯了【老大】的人,谁又会愿意突然去当一个【弟】呢?

    “坐下。”坎沙同样没有看纹身脸,他是有亲王,有这个无视对方的权力。

    坎沙声音不大,甚至没有表现出过多的威严。不过有戟砂弟这个活广告放在外面,这些不可一世的首领也应该已经领教到这位现任亲王的手段了。纹身脸脸涨得通红,坐也不是,不坐也不是,最后还是冷哼了一声,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。不过他的目光依旧死死地盯着那个老者,就像是毒蛇在等待猎物进入自己的攻击范围。

    “你这次来见我,带了多少人?”坎沙倒也蛮感兴趣,这条快要老死的沙蛇,到底是什么来头。

    “就我自己,”老者直言不讳。

    坐在不远处的纹身脸忍不住冷笑出声,走到了老者的身边,直勾勾地看着坎沙:“亲王,我这次来,带了八百饶军队,每一个都是精英刺客,其中还有两百条沙蛇。这次征服下,我愿意成为您的左膀右臂!”

    一支常年游走在沙漠中的队伍,能够有八百人已经是非常庞大的规模了,更何况他的手下还养着两百条沙蛇。而且这个纹身男并没有那么高的知名度,明他很低调,属于闷声发大财的类型。

    【恰恰是我最不喜欢的类型啊】坎沙看着胸有成竹的纹身脸,仿佛在看一个傻子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吗?”坎沙看着纹身脸:“你们两个要是都活着出这扇门,不用等到亮,就会有一个死在外面。不过我倒也不介意你们现在就在这里解决问题,反正这个大殿里面流的血也不算少了。”

    不出坎沙意料的,老者在话音未落的时候就已经出手了。他偏过头,瞄准了纹身脸的脖子,然后从自己的口中吹出了一根毒针。毒针没入纹身脸的脖子里面,纹身脸没来得及做出惊讶的表情,身子就已经软了下去,没过多久,已经化成了一滩血水,整个大殿里面弥漫着高腐蚀杏毒素的恶臭。

    全场肃然。

    纹身脸第一次站起来的时候,要不是坎沙出言阻止,不定他早就死了。

    坎沙大笑着站起来拍手叫好,这一把老骨头还有杀饶手段,而且极其残忍。

    “王,现在我有一支八百饶队伍了,其中还有两百条沙蛇。”老者微微躬身,这回他没继续看着坎沙,而是低下了自己的头。

    “以你的资质,你完全可以自己成为王者。”坎沙由衷地赞叹,欣赏自己的敌人,可也是崇高品德的一种。

    “我太老了,”老者摇摇头,但是也没有否认坎沙的话:“要怪只怪看透这世间已经太晚了吧我现在就想做个首相,能够辅佐我认为可以成为王者的人。”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